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 建言献策
建言献策
陈大康:关于高校社科基金的建言

陈大康馆员(民盟盟员,华东师大教授): 国家、各部委、各省市等对哲学社会科学研究都有项目经费的支持。经过多年的运行,支持的力度不断增加,评审愈发严整规范,成果也越来越多,在繁荣我国哲学社会科学方面已获得显著的效果。

但是在运行过程中,也出现了一些问题:

1、资金的投入与产出似不匹配

目前社科基金支持的力度已相当大,以国家社科基金2014年资助为例,重大项目三批共352项,每项50至80万元,估计近2亿8千万元;重点项目309项,每项35万元,共1亿815万元;一般项目(含青年项目)2467项,每项20万元,共4亿9340万元,后期资助三批共385项,每项约20万元,共约7700万元。这几项资助的总额已超过10个亿。此外,还有教育部社科基金(2014年2414项)及其他各部委的资助、各省市社科基金资助,国家古籍整理资助、教育部古籍整理资助、国家出版资助、各省市出版资助,以及各高校自设的资助等等,每年资助的总额已是极为可观。

相应地,成果也相当可观,主要形式为书籍的出版。在这些书籍中,有一些确可称为重大成果,有些确有较强的原创性,推动了本领域科研的。可是,有相当大数量的书,它们有多少具有原创性或推动了哲学社会科学各领域研究的发展,这方面质疑声不少。著名的出版社社长曾慨叹道:“在喧嚣热闹的表象之下,真正可以传世的图书精品并不多见。”有的学者则表示:“学术界内部也常常议论有关基金项目的话题,不少同行在交流时都感到有些担忧。有的项目做个三四年就出成果,一出来就是上百万字,甚至几百万字的规模。在比较短的时间内拿出这么‘大’的成果,说实在的,我会担心质量的问题。 ” 有些所谓的“文化工程”项目徒有其名,没有扎实的治学态度做支撑,空有“宏大”的外壳,却拿不出真正有价值的成果。

目前,学术界关于这方面的批评越来越多。

2、项目情况被纳入评价体系,产生了负面效果

目前,拥有多少项目,特别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已成为显示学校科研实力的重要标志,重大项目的拥有更是如此。对教师个人来说,有没有项目已是能否晋升职称的必要前提,还有各种其他具体的利益已紧密挂钩。于是,出现了为有项目而申报的情况,不是根据研究的需要,不是针对问题的解决,也不衡量自己的实际情况,选什么题目,怎样论证等等,全都是围绕着怎样能拿到项目旋转。在现在的风气下,结项通过一般不会有问题,反正资助中有出版经费,凑成一本书或一套书出版也不会有问题,不少出版社则是有钱来就出,不管其质量如何。这种情况已经蔓延,危害了健康的研究,滋长了华而不实的学风。

3、青年教师获得项目资助难度较大

青年教师是步入科研领域不久的一个群体,他们对书籍的购买、学术会议的参加等方面的要求尤为迫切,这也是科研起步的必要条件。同时他们的生活压力也大于其他群体,获得项目资助对他们来说是雪中送炭。可是由于科研积累较少,学术知名度不高,他们获得项目偏偏较难。虽然国家社科基金、教育部社科基金都设有青年项目,2014年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1044项,教育部青年项目也是1000余项,总数看来不少,但相对于45岁以下的教师群体,覆盖面毕竟较小,每次申报人数众多,竞争激烈,但入选的比例很小。

4、有些人身上集中了各种项目

目前从国家、教育部及各部委,到各省市,设立项目资助的渠道还比较多,但它们的立项批准互不通气,有些人因学术知名度较高,成果较多,能在各个渠道获得资助。一个人同时主持多个项目,经费数额也相当可观的现象并不少见,有时就是同一个课题在不同的渠道获得了项目资助。这种情况恰与青年教师获得项目难成反比,而他们结项时提交的成果,质量也难以得到保证。

5、经费使用困难

用财务制度保障经费使用得合理,这是必要的,但若卡得太死,也会妨碍科研的进展,并会派生出不良风气。预算编制有不少荒唐的成分,因为学者根本无法列出几年内学术活动花费的准确数字,只能估摸着编造。科研中会遇到各种情况需要使用经费,但能报销的只有很少的几类,特别是科研也是种劳动,但制度禁止项目主持人领取劳务费,这尤为不合理。有些科研活动并非必须的,但因允许报销,这就造成了浪费,而有些必须的活动又无法报销,学者们不得已采用变通的办法,实际上是被逼违反财务制度。这方面的呼声屡见于报端,但至今未见改善。

为了进一步推动国家哲学社会科学的繁荣与发展,各种项目资助是必须的,同时,目前的资助体系也应有相应的发展与改革。这种改革将会遇到很多困难,因为目前与这个体系捆绑挂钩的因素实在太多,涉及到方方面面的利益,完善与改革会遭到既得利益者与安于现状者的强烈反对。为此,建议在国家层面与省市层面,应将此事提上议事日程,安排些人作专题研究,提出完善与改革方案,从而推动科研的发展,并倡导良好的学风。在进行此事的同时,有些明显应做的事可先做起来:

1、改变资助的结构

目前重大项目已是有几千个,如此之多,与“重大”二字似已不甚相符,似应控制重大项目的设立。这样可省下相当大的一笔资金,全都用于增加青年教师的受益面,希望对于最需要资助的青年教师群体,覆盖面能达到70%或以上。

2、各个资助渠道协力建立共享的数据库平台

目前一些不合理现象是各个资助渠道互不通气造成的,若能建立一个共享的数据库平台就能避免,如个人在研最高经费额就能得到控制,同一课题也不可能同时得到多渠道的资助。这样既能为完成的质量提供保障,省下的经费也可用于扩大受益面。

3、严格控制经费中的出版开支,抑制喧嚣浮华的风气。

现在不少出版社是只要有钱就出版,并不承担学术质量把关的责任,这导致大量平庸的学术书籍的涌现。严格控制经费中的出版开支,可提高项目主持人的质量意识,且能抑制喧嚣浮华的风气。确实需要有出版开支的,应指定学界公认的有资质、有信誉的出版社出版。

4、加大对急待抢救的文献的数字化投入。

现在的风气是急于求成,项目成果中空谈“理论”者多,常缺乏第一手资料的支撑,其中的原因就在于搜集梳理原始资料费时费力,是为他人作嫁衣裳的活。现在项目资助似应向这方面的研究倾斜,何况这类工作有很大一部分是带有抢救性的。如晚清、民国的文献载体是酸性纸张,且纤维短,经常是一碰就碎。各图书馆虽也在进行这类文献的数字化工作,但经费有限,进展不快。如果能结合研究专题投入经费与人力,将大大加快这项工作。

5、对经费报销中教师呼声最高的问题作调整。

这方面最迫切需要改的是两项。一是可报销的类别偏少,与科研实际脱节。二是对于完成项目的人,禁止劳务费方面的支出。




首页联系我们法律公告
《世纪》 杂志投稿信箱:wen_shi88@126.com
地址:上海市思南路41号   邮编:200020   电话:021-53067576
版权所有:上海市文史研究馆   访问人数:35113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