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每期精选
每期精选
2014/2:揭秘《江山如此多娇》创作内幕

秘《江山如此多娇》创作内幕
米景扬

    1958年8月,中共中央在北戴河举行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决定,国庆十周年要在北京建设“十大建筑”——第一项工程就是在天安门广场西侧建一个国家性的召开重要大会的场所。后来,由毛泽东主席亲自命名为“人民大会堂”。
    1958年9月5日,中共北京市委召开会议,传达中央关于建设“十大建筑”的决定。9月15日,建筑专家拿出了“人民大会堂”设计方案的第一稿;到10月20日,设计方案第八稿报中央审批,前后仅用了一个月的时间。
    1958年10月28日,工程开始动土。到1959年9月竣工,全部工程总计用了十个月。这无疑是人类建筑史上的一个奇迹!

由著名画家傅抱石、关山月承担绘画重任

      当工程夜以继日地进行到1959年5月的时候,一个具体的、实施性的问题摆到了人们面前:从大会堂北大门往里走,到位于二层的迎宾厅、宴会厅,有一道共六十级的汉白玉阶陛。这阶陛的上端,是一方三百多平方米的平台,其南侧是一面高高的墙壁,这上面必须要有所装饰。如此显要的位置,应该布设的是最具中国气派,最显伟大国家的代表性艺术品——画一幅中国画应是不二的选择。
      这幅中国画以什么为题呢?当时具体分管大会堂建设的周恩来、陈毅、郭沫若、齐燕铭、万里、吴晗等中央和北京市领导都绞尽了脑汁。在此之前,1957年1月创刊的《诗刊》杂志,刊登了毛泽东的《旧体诗词十八首》。这些作品在广大干部和群众中备受欢迎,以致不少人皆能背诵。“十八首”之中的《沁园春·雪》最为脍炙人口,词中句“江山如此多娇”六个字,充分表达了最高领袖和全国人民对祖国壮美山河的挚爱与称颂。周恩来等在研究和讨论中很快决定,就以“江山如此多娇”为题,来绘这幅非比寻常的巨画,以展现《沁园春·雪》的恢宏意境——而且,在画作完成之后,请毛泽东为这幅画题词。
     说是“巨画”,我记得大略是纵(上下高)约六米、横(东西长) 约十米。按传统的计量中国画的尺寸来说,它是五百多平方尺的超大画作。
    由谁来承担绘画重任是紧接着的一个问题。
    大家首先选定了傅抱石。傅抱石(1904—1965年),江西省新余人,抗日战争时期曾在郭沫若主持的国民政府军委会政治部三厅任秘书,在“陪都”重庆曾多次举办画展。郭沫若在其作品上屡屡题诗。周恩来在重庆红岩工作期间,也对傅抱石有很好的印象。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初的庚寅(1950年)一月九日,傅就曾绘《毛主席〈清平乐·六盘山〉词意》;1953年,他绘《更喜岷山千里雪》——他画这两幅画时毛泽东的诗词还未正式公开发表,他是依传抄的底本来画的。1958年,又接连绘出《毛主席〈蝶恋花·答李淑一〉词意》、《毛主席〈西江月·井冈山〉词意》、《毛主席〈菩萨蛮·黄鹤楼〉词意》、《毛主席〈菩萨蛮·大柏地〉词意》、《毛主席〈沁园春·长沙〉词意》等六幅画。一下子画出这许多来,当然是乘了毛泽东《旧体诗词十八首》发表的“东风”了。像傅抱石这般在毛泽东诗词意境表现上专注下力的大画家,恐怕是一时无两了。况且,傅氏时年五十五正当壮岁,不找他找谁呢?这算是定下来的第一人。
      还要再选出第二人,或者说是傅抱石的合作者。有人推举了关山月。关山月(1912—2000年),广东省阳江人,1958年任广州美术学院副院长兼国画系主任,又受国家委派前往欧洲主持中国近百年绘画展览,其山水画和花鸟画都名重南北。由四十八岁的关山月和傅先生“搭帮”,恰是赶这一急活、累活的合适选择。
      由谁来完成装裱任务也连带着想好了,毫无疑问是交给大名鼎鼎的琉璃厂荣宝斋。荣宝斋当时的经理是来自延安“鲁艺”美术系的侯恺,他派了两员“大将”——张贵桐和刘金涛上阵接活儿。张贵桐,曾在琉璃厂开“桐焕阁裱画店”,后在荣宝斋担任装裱车间的主任,是著名的装裱大师,“京裱”的标志性人物。有明代古画缺筋少肉、破烂不堪,但经张揭裱修补,竟整旧如旧,终成完璧。刘金涛,也曾是琉璃厂“金涛斋装裱店”的主人,甚得齐白石、徐悲鸿等人的称赞。齐白石不知有多少画都是由刘装裱的。1952年,齐白石为毛泽东绘《松鹰图》请刘裱好,后来毛回赠家乡的酒与腊肉,齐老人还曾请刘金涛同享。1958年,刘进入了荣宝斋。由张、刘二位披挂上阵,使出的是当时京城装裱的最强阵容。
      如前所述,此时正是1959年5月,而这项工程的截止时间,必须在1959年10月1日“十年大庆”之前。也就是说,从“领旨受命”到大功告成,只有短短的四个月。时代的热潮激荡,火热的年华烘烤,尽管面对着的是要挑起一座巍然高山,但从画家到装裱师,谁都以能承负如此沉重的托付为光荣,意气昂扬地走上了“战场”。

      ……


《世纪》 杂志投稿信箱:
地址:上海市思南路41号   邮编:200020   电话:
版权所有:上海市文史研究馆